闭关中。

【EC】Daughter.上
————————
绝对不是男男生子!
Joan怎么生出来的……自行想象吧我也没准
————————
  Joan不是一次两次地想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了,遇见Peter这个同病相怜的伙伴后更严重了。
  即使自己的父亲是Charles,她也不能从他仁慈的嘴里套出什么东西来。
  唯一的线索是她自己的能力——
  改变自己变成任何东西,和微弱的控制某种物体能力。
  前者似乎是天生的,但后者让她心存疑惑。在能力上她似乎一点儿都没有遗传Charles的迹象。
  当她小时候第一次不用手举起幼儿叉子的时候,她在Charles的眼睛里看到了陌生的情绪,那种情绪包裹住了他父亲美丽的比星空还要蓝的眼睛,他痛苦地低下头不想让Joan看见。后来她才知道那是思念。
  那时起Charles就告诉她,永远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个能力。
  Joan更加坚定的觉得这就是自己母亲能力的一部分,所以父亲想把她隐藏起来。她在那把叉子上穿了个孔,戴在脖子上,提醒着自己。
  Joan曾无数次听见自己父亲在噩梦中痛苦的声音,每次她就都像小时候Charles在床边哄她睡觉一样——只是不讲童话故事罢了——安慰他。
  Joan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父亲的背,想着以前会不会自己的母亲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父亲的。
  “Dad?”虽然人变老了,但是谢天谢地自己的声音还没变,况且她也不知道怎么变。
  “……嗯?”Charles在睡梦中呢喃。
  “我和妈妈有什么相像之处吗?”趁着父亲糊涂,获取点情报最重要,不怕明天我爸脑我!
  “你的眼睛啊……是他的颜色。”
  WTF。“His?!”Joa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然觉得父亲是不是睡糊涂了。
  “呼……”Charles睡着了,留下他的女儿对自己的身世更深刻地思考。
  第二天,她对这件事闭口不提,真不知道Charles到底脑没脑她。

  她决定从父亲身边的人下手。
  “Hank叔叔,你知道我妈妈是谁吗?”第一个人选,和父亲最熟悉的蓝怪兽。
  “……呃,教授从来没说过,我也不知道。”
  “Alright,thanks。”

  “Raven姑姑?你知道我妈妈是谁吗?”第二人选,父亲的妹妹。
  “这大概只有Charles知道了,毕竟他当年那个样子……”
  “那你知道有什么绿眼睛的女孩子和爸爸很好吗?”
  “……很多吧,你爸那么有魅力。”
  “谢谢你对我爸夸奖,打扰了。”
  “没关系,你要真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问Charles。”
  “Dad是不会和我说的……我试过,不知道为什么。”
  “OK。”
  其实Joan很想和Raven说一说自己能力的事,说不定就能知道是谁了,但是Charles的警告就在耳边,她觉得不能说,而且她父亲一定也能听见。

  天启一战暂时打断了Joan的寻亲之路,Charles被带走还在她眼前闪现,她连父亲都未喊出口就已经在外边草坪上了。他们呆在学校废墟旁边,Charles在她脑海里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留在学校。
  当Charles回来时,一头柔软棕色的头发不见了,还回来了一个男人——万磁王。
  Joan不是没听说过自己父亲以前的事情,但是她出生在那场浩劫之后,又加上Charles也不肯对她说太多,她几乎是一无所知。

  Joan急切地跑到自己父亲身边,因为在照顾和她同龄或者小一点的孩子的时候出于方便变成了二三十岁的样子。别人都熟悉了她的外貌变来变去也都习以为常,也就Scott刚来时被吓了一跳。
  但是没有人和万磁王说,所以但Eric看到一个女人跑到Charles面前嘘寒问暖亲切无比的样子时……嫉妒了。该死,Charles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也许是因为他在心里喊得太大声,Charles抬起头微笑地看着自己这个好友,心里感慨着不愧是孩子的父亲,Joan的性格太像他了。而且Eric一点都没变,还是对自己的“女朋友”仇视满满。
  在一旁修筑学校的凤凰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听到……
  “你好,Eric先生,我是Joan。”Joan看着这个气愤的男人,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绿色的眼睛,控制金属的能力,还有“his”。
  “你好。”Eric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语气冷冰冰的。当然,会抢走Charles的人他一个都不喜欢。
  唯一的知情人Charles看着这两个人试探性的对话在心里笑开了花。天启事情过去后,Eric也回来了,他在思考什么时候坦白对这两个说,但是两个大男人有孩子还是无法让现在的两人接受的吧。
  “Eric先生,我虽不知道您在想什么,但是我没挑明我的身份一定让您不开心了。”
  “能有什么?Charles在我离开后找到女朋友?我虽是他的挚友,但这种事我还是管不着的。”
  口是心非。Joan在心里吐槽着,没有读心术的人都知道你现在怒气值足以再来一次天启时的暴乱。“我叫Joan,是Charles Xavier的女儿。”
  “?!”
  Eric一脸见鬼了的表情,世间居然能有让万磁王那么惊恐的事情。Eric从没想过Charles居然有女儿,还这么大了,但接下来Joan外貌的变化,让他打消了Charles在以前瞒着自己生孩子的念头。
  “Charles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啊?Charles你是不是在我刚离开那年就找了女人了啊?”
  “……我可以解释的,Eric。”
  Joan动用能力变成了自己本来的面貌,虽然刚刚的样子更好推自己父亲,但是看在她变完Eric的敌意下降的份上,挺好。再说,他俩一看就是要大聊一场的架势。
  她把轮椅转到Eric面前,对方在还离Charles有一段距离时就动用能力把他接了过来。
  Joan觉得他们两个人谈谈也挺好,反正Charles肯定不会再放Eric跑了。她往房间里走,考虑着怎么认亲。想着说不定可以顺势帮Peter一把。

  Charles看着这个阔别了十年的老朋友,心里感概万分,处于自己的私心,他很想把Eric留下来教书,但是又不想强迫他。但不忍心Joan再在没有父亲的度过青年,她已经失去他一个童年了,不能更久了。Charles纠结万分,想着如何用不强迫的语气询问Eric。
  “你……恩……”
  Eric打断了他的话,“Charles?我可以留在这儿吗?当然,我完全可以教这些小混蛋们书。”
  Charles完全没想到过Eric会主动要求留在这里,郁闷着到底谁会读心,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但仍淡定地说,“当然可以Eric,只要你愿意,这永远是你的家。”
  【我还可以顺势找机会告诉你Joan的身世。】
  【呆在这儿就有更大的机会亲近Charles和找到Joan的身份了。】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暗搓搓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殊不知就在说话的功夫,自己的女儿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就在EC两人在院子里散心难分难舍的时候,Hank找到了Joan,说他最近刚刚研发出来一种机器,可以对Joan的寻亲有帮助。
  Hank看看不远处的Raven,又看看在机器旁边左顾右盼的Joan,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最近我的一项研究有了突破,所以做出来了这台机器,希望能有所帮助。”
  Raven在旁边不屑地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就不肯说是你特意熬夜研究出来满足自己好奇心的?”
  正在讲解到颜色是按照某人肤色发明的Hank卡了一下,终没把那句颜色来源的话说完。不说Joan也能猜到,这两人的关系更好了她当然很开心,但别那么光明正大秀啊。
  “总而言之,现在就差教授十岁时候的照片了。”
  “哦,不早说,我有办法。”在一旁看戏的Joan开心着终于讲到了重点,她一点也不想听研究过程中的种种磨难与他女友的不满。
  “我可以变成Charles小时候的样子,就是别让他知道了,不然他一定会生气的。”
  Raven惊奇的看着这个小姑娘,“你没见过Charles小时候就可以变吗?”
  “Of course,我的能力可以知道。”
  说完绿烟飘散过后,一个穿着裙子的十岁左右的Charles就在他们面前了。
  Hank已经条件反射的想拿出手机拍照了,毕竟穿女装的年幼Charles一生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可以见到,但碍于Raven的眼神,他最终只是把Charles的外貌数据和Joan的一齐输入进机器里去了。
  “出来的这个样子很可能就是你母亲十岁大的时候的模样了,准确度还是很高的。”
  “你怎么不说你偷拿了万磁王和Peter的照片做实验和Peter母亲比较,才证实机器准确度的?”
  “……我只是……好奇。”
  Joan忽视这两个打情骂俏的人,拿着照片,心里琢磨着这不简直就是万磁王小时候的模样怎么那两人没看出来呢?想着想着才知道他俩没自己的能力那种属性,好吧,让Scott带傻了。

评论
热度 ( 55 )
  1. yijiangchunshuixiangdongliu1肯斯 转载了此图片
    配图我死了

© 肯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