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中。

【EC】【狼队】不良关系与交往(一发完)

传说中的黑帮Erik╳教授Charles梗。难产三天多终于……这么晚真是对不起小天使们。原谅我,比心💗💗。

注意:OOC!黑帮Erik、Logan。(没有具体介绍黑帮)Peter不是Erik儿子设定!不是!还有啥……恩……我写的是夜天使,真的,虽说夜天使夜都可以,但是标签不那么打。

以下。欢迎食用。

——————————————————

一.

  Charles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学生会里看见同一个男孩了。听校长抱怨说过他叫Erik,和自己同级,每一次都是因为打架斗殴被请到学生会,每一次都是Charles负责处理这个男孩的事。其实身为学生会会长的Charles不一定非要亲自处理这些事情,但是Erik实在脾气太硬,只有Charles一个人可以和他客客气气的谈一会儿话。

  根据Charles观察,Erik大部分是无缘无故就和学校里那些小混混打起来的。那些小混混Charles对他们无比熟悉,在自己登上会长这个座位后,那些人就开始看自己不爽,无数次找自己的茬。

  对此Charles莫名的有些感兴趣。在又一次Erik闯出祸之后,Charles在医务室找到了正自己默默处理伤口的Erik。也许是以为Erik名声在学校不是很好,校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有替Erik处理背后的伤口。

  那些小混混这次下了狠手,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在校园里堵住了Erik,有人拿着小刀,也有带着球棒的。但是在那么多人和武器的威胁下,Erik依旧是众多人里面伤势最轻的。

  “如果你很弱,就不要带武器,因为强者会抢过来用它打击你。”在被打趴了一地的人面前,Erik冷笑着说出了这种话。

  这件事直接报告给了校长,那些小混混被留家等待处罚。而这次没有主动挑起事端的Erik就这样被送进了医务室。

  Charles走到Erik身后,主动拿起了药品和纱布,动手给他处理伤口。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背对着Charles的Erik突然说了一句话,他默许了Charles给他处理。

  享受着居然还嫌弃。Charles在心里这么念叨,嘴里不忘回复他:“这句话应该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和你打架的那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看我不爽很久了,也一直在找我麻烦。而且我认为他们只找我的麻烦别人没有那么惨。”

  前面的人身体一僵,Charles觉得自己要是没看错的话Erik貌似耳朵有点红。他拍拍Erik的背,对他说:“不要为我的睿智惊讶。放松,这样不好上药。”

  “你想多了。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而已。”Erik•死不改口•十分固执•Lensherr拒绝承认事实。

  “好吧好吧,那你下次就别再犯了忍忍吧。再这样下去会被开除的。”Charles上完最后一块皮肤的药,掏出绷带和纱布准备给他缠起来,“前面你自己处理好了吧?站起来,我给你缠上他们。”

  “恩。”Erik乖乖听话站起来,顺便举起双手更方便Charles缠起来。

  干完之后Charles拍拍手,抬起头对Erik说道:“好了,换药什么的问问校医就好了。最好不要洗澡就可以,也不要剧烈活动。”

  对方正在打算穿上几乎算是血迹斑斑的衬衫,闻言低头看了Charles一样顺便点了点头。Charles瞬间伸手制止了他穿上那件衣服,不得不说他刚刚才意识到Erik一直裸着上身,但是他的举动意思并不是他害羞了,而是“Erik,你直接套上校服外套吧,你来我的宿舍拿一套新的。你不住宿舍对不对?”

  Erik一话不说但是并不是生气貌似还有点开心地叠起衬衫,套上还算可以入目的外套,拿着剩下的消炎药和纱布,跟着Charles离开了医务室。

  一路上Charles遇到了许多好奇与审查的目光,但是他从不在意这些。要是他在意,那么就没有Erik打架事件的发生了,Charles会把他们治的规规矩矩。

  到了宿舍,Charles敲敲门,他今天没有带钥匙出来,但是好在室友Hank今天没有出门,不知道正在做什么实验。

  只听从里面传来一句大声的“来了”和哗啦哗啦什么东西掉到地下的声音。

  看到Erik询问的眼神,Charles尴尬地解释道:“我们两个人都不很注意打扫,主要是因为我们太忙了……”

  Charles的声音别从门后穿出来的掩盖住,对方激动的正在大喊大叫:“CharlesCharles!你应该快过来看看,我刚刚对物理系的那个Erik都解决不出来的问题有了突破性的研……”

  声音在打开门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Erik第一次知道人的脸还可以变成那么绿。对了,Erik虽然因为打架违纪很多次,但是他是学校理科永远不会被人超过的第一。Hank和他同级同系,垂涎他那个第一宝座很久了。顺口一说,Charles是文科第一,他曾经想过,要是Erik不那么捣乱的话,学生会会长很可能就是Erik了。

  但是在Erik说了一句“那个题今天我刚刚解出来,就只是给老师送去的路上被那些王八蛋算计了。”之后,Erik见识到了更绿的一张脸。似乎感觉这很好玩,Erik从校服外套内侧口袋掏出来了一打草纸,伸手递给了Hank,并且说:“给,说不定对你那个突破性的研究很有用。”

  为了以后这两个人能好好相处,Charles站出来缓解了这拔刃张弩的气氛。

  “好了好了,Hank你回你的屋子里好好研究吧,这个问题解决了还有无数个问题等着你呢,别放弃啊。Erik,你跟着我,别乱动东西。我给你找衣服。”

  拿着草纸的Hank说了一句算是无心的话:“Charles你要是真借给Erik衣服的话用我的吧,你的他不一定穿的上。”

  后面的Charles甜兮兮地笑了,回答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在屋里找衣服的Hank忍不住伸出来了一根中指,跟着一句“I hate you.”接着就被Erik扔出去的一支笔打了回去。

  看到Erik一副“说谁都不能说Charles说了我就和你拼了”的气势,Hank瞬间就没有想和他争的力气了。把衣服递到Charles手里后就关上了自己屋子的门。

  Charles领着Erik来到了二楼,二楼和一楼比起来略微有点小,因为一楼有厨房和卫生间,而二楼只是一个大卧室外加小书房。这个大学宿舍的配置一直都是这样,正是因为这个关系,没有人敢和Erik住在一个屋子。他也懒得管,在校外租了一个公寓。

  Charles不愧是一个文科生,卧室里面也有一个大书柜,里面摆满了奇奇怪怪的书。门口正对着的是一扇窗户和写字桌。桌子上面除了论文还有很多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小男孩推着一个小女孩在荡秋千,Erik认识那个女孩,是Charles的妹妹。其他的还有Charles小学毕业照初中毕业照高中毕业照,Erik轻轻松松在最后一张毕业照里面找到了自己和Charles。也许Charles已经忘记,但是高中Erik曾经和Charles一个班级。

  “有的是时间供你去看,先把衣服穿上。”Charles走过来,看着Erik脱下外套把Hank的衬衫穿上,顺手拿过外套来,“我去给你洗了,你先坐坐吧。”

  Erik也没有很过分的探索Charles的隐私,他只是随随便便翻了翻铺了一桌子的论文,然后他就看见了许多粉嫩嫩的信封。不是情书还是什么?Erik并没有打开看,只是翻了翻并且记住了每一个女孩子的名字。要抢走Charles?想都别想。

  Charles很快回来了,但是已经很累的Erik等不了那么一会儿就睡着了。桌子上的论文被对方整理了起来,分门别类摆放在桌子上,情书们也都好好的躺在桌子右上角。

  哭笑不得的Charles拿起情书来,嘴里轻轻说道:“情书不用这么认真收拾起来的啊,我对她们又不感兴趣。”顺手就扔进了垃圾桶。

  Charles尝试了轻轻搬动Erik不碰着对方的伤口,但在看到对方第三次因为痛皱起了眉头后Charles放弃了。不得不推推对方把他喊起来:“Erik?要睡去床上睡吧。”

  对方摇了摇头,扶着桌子站起来用另一只手揉揉眼睛,拒绝了Charles的邀请:“已经够给你添麻烦了,过后我给Logan打个电话我去找他就行。”Logan是历史系的一名学生,也曾经因为打架斗殴收到处分,但总得来说Charles对他印象不错。

  “Logan现在和Scott在一起,那天Logan又偷偷骑着Scott的摩托车出去被学生会的人逮住了,他俩正在学生会里解决摩托车的问题呢。你就呆在这里吧,我打个地铺就可以。再说我还可以看着你,要是半夜感染发烧也有个照顾你的人。”

  “……你别咒我。”对方算是妥协了,听话的把校服裤换成了另一个松垮的短裤,窝进了Charles的被窝。

  “Erik?”

  “……恩?”

  听见对方因为困迷迷糊糊的声音,Charles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和高中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了。”

  “……恩。”

  Charles差一点就大声笑了出来,对方已经完全没用脑子在进行这场对话,他存心捉弄捉弄他,“你以前学习不好,而且很胖,对吧?”

  “……Charles。”

  “怎么了?”

  “闭嘴。”

  以后,他们两个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吃惊于Erik态度的转变。他也会笑了,只是在面对着Charles的时候;他也不凶巴巴的了,只是你没有惹Charles的时候。所有和Charles亲近的人都十分感兴趣Erik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但是碍于已经步入学生会和Charles粘在一起的Erik威风还在,没人敢去问。

  这是Erik和Charles真正熟悉起来的开始。

二.

  两人毕业后,Charles继续留在学校工作,并且顺利当上副校长。而且校长已经年事已高,Charles已经掌管了学校的全部了。同事他作为教授还多次外出举行讲座。Erik最开始还与Charles往来信件与电话,但是Erik已经成功打进了最大黑帮的内腹,为了不给Charles带来威胁,最后他们还是断了联系。

  Scott和Charles一样,留在了学校里教历史。Charles是为了自己的梦想,Scott留在这里是为了等待一个人。

  不用说Charles都知道他等的是Logan,Logan跟着Erik一起进了黑帮。Logan和Erik就是铁哥们,Erik进黑帮是为了给自己的父母报仇,他们在Erik很小的时候被这个黑帮的人带走,再也没有回来。Logan自愿跟着Erik,他说他相信Erik,而且对方没有自己干不出什么大事来。Erik对此回应只是一个冷笑,但是最后两人还是去干大事情了。

  Scott为此和Logan闹了一个星期,最后Scott妥协了。他和Logan约好了两人每年的今天在学校里见面。

  第一年Charles给Scott放了个假,他在学校门口的那棵大树底下等了一天。就在晚上十点Charles出来打算喊Scott回去睡觉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身影酷似Logan的人,其实就是Logan。但是那个人打扮的严严实实,带着帽子、墨镜、口罩,一件巨大的风衣直接盖住了Logan小腿一上的地方,长筒皮靴包裹住了剩下的地方。

  最开始Scott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可疑人物,但对方固执的和门卫交谈着,他隐隐约约听见了“我有个约会”“他就在里面”“妈的我你也不认识了吗”“我是Logan”之类的话,在听见最后一句的时候Scott就冲出去了,他一下子撞到学校铁门上,也不嫌疼就直接伸出手去摘Logan的墨镜。

  在一旁识相的门卫打开了门,全副武装的Logan走了进来,他轻轻地脱下风衣来盖到Scott的身上,几乎完全遮住了Scott。“这么冷穿这么少出来也不怕感冒了。”

  “今天早上还很暖和。”

  “你等了我一天?”

  对方环住Logan的腰,把脸埋在Logan胸前,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Logan低下头轻轻吻了对方柔软的褐色发丝,贪婪的吸着对方身上独有的香气。“对不起Scott,是我的错,我来晚了。”

  Charles默默看着这一切,他有点想Erik。但是对方是不可能来的,他知道Erik为了自己的信念宁愿抛弃一切。

  远处的Logan看见了他,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Charles,做教授的感觉不错吧。Scott托你照顾了。”

  “你怎么知道我成为教授了?”

  “Erik无所不知无所不晓。”Logan摸摸Scott的头,把对方身上的风衣又往上提了提。

  “他……居然还有这种闲工夫。”

  “所有关于你的事情他永远都有时间。”怀里的Scott似乎不满意他好不容易来一趟只顾着和别人说话忽视了自己,轻轻用手捅了捅Logan。

  “别闹别闹,说完最后一句。”Logan笑笑自己怀里撒娇的爱人,“其实你每一次外出讲座Erik都去的,我可没有都跟着他,老大不忙我们这些小杂兵可忙着呢。”

  “下次伦敦,他还会去吗?”

  “Always。”

  “你这是看过《哈利波特》了?”

  “没有,Scott。全凭你口述。”

  后来Charles就离开了,给他们两个人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分别许久都是要有很多话对对方说的,这种场面Charles就不适合了。他还要赶着做伦敦讲座的稿子。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似乎眨眼之间Charles就从伦敦某个著名学校出来赶往自己的租住的屋子了。今天的讲座很顺利,学生们也很配合,只是出来的时候天色已黑。Charles匆匆忙忙走小道抄近路往屋子走,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不熟悉这条路的人都会走的很吃力。突然,Charles撞到了一个人,对方呼痛的喊声让他觉得意外的熟悉。

  “Erik?是你吗?”

  “Charles……你怎么走了这条路?”

  “你还说!这里要是没人经过你死在这里了怎么办?”Erik没有回答,只是把头搭在了Charles的肩膀上,手无力的垂下来。Charles急忙把对方架起来,“我现在就带你回去处理伤口,你怎么每次都那么不小心!”

  为了方便,Charles自己出钱租了一栋屋子。现在觉得没有住旅馆真是好的了。医药箱什么的是出行必带,Charles从里面掏出来药品、纱布、绷带,开始一步步给Erik处理。

  Erik身上小伤口没有很多,很可能都是在小道的时候Charles移动他蹭破的。唯一的大伤口在背部,触目惊心从蝴蝶骨那里一直到腰,难怪Charles动他的时候对方喊的要死要活。

  第二天Charles没有任何活动,他也乐得清闲在屋子里休息顺便照顾Erik。对方正趴着在床上睡得正香,Charles就拿着一本遗传学的书坐在他旁边。从早上坐到中午,在Charles站起来打算去做午饭的时候,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唔……嘶!”似乎Erik是想动一下这个姿势,但是拉扯到了背后的伤口,他只好继续趴下来。

  Charles在旁边忍不住笑了一下,因为Erik一生可能就这么两次受重伤,两次狼狈的模样都被自己看见了,他有种说不上来的骄傲感。

  “谁在那里?Logan?Warren?Peter?……C……Charles?真的是你?不是我幻听的吗?”

  “感谢你想了那么久才想到你救命恩人的名字。”Charles一下子合起那本厚如字典的书,因为根本没看进去几行,书签也跟着夹在那里没动。一上午都在看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从没想过你还记得我,毕竟那年我走的那么决绝。”Erik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但因为背后太痛,他只做到了把手搭在床的两边,腿劈开整个人摆成了大字型。

  “去年,你还记得就好。你要起来吗?我帮你。”把书扔到床头柜上,Charles站起来扶着Erik轻轻让对方放过身子来坐到床上。“需要喝水吗?”

  “……来一点,谢谢。”

  “你和我有什么客气的。”Charles转身往厨房走,早就热好的水就在餐桌上摆着,玻璃杯也是触手可及。

  “也是,差一点就变成Logan和Scott那种关系了呢。是吧,Charles?”

  “啪嚓”,玻璃杯被Charles手一抖抖到了地上。“你别胡说。”重新换了一个杯子,倒上热水,用脚扫扫地上玻璃碴子,Charles思考着要不要赔人家房东一个。

  “好吧,”手接过来杯子,喝着水的Erik嘴巴也没闲着,“你找到我的时候看见我的拐杖了吗?”

  “没有。你的腿怎么了?还需要用拐杖?”

  “腿没事。那个拐杖是一把枪,我担心要是被别人找到了……我想起来了,它早就被砍成两节了。一帮野蛮人,要是还有那个我也落不到这种地步。”

  “你们都是随身带着危险物品的吗?”

  “我还是好的呢。你没看见Logan,风衣里面直接三把刀在左边三把枪在右边。和那个家伙不能靠太近,被扎着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天Logan来找Scott的时候可是直接把风衣脱下来披到他身上了啊,没见出什么事情。”

  “那是Logan唯一的例外,他见我都舍不得放下一把刀,可是为了见Scott一面拥抱他几分钟,Logan甘愿毫无防备的出现在外面,甘愿把性命交于这几分钟。”Erik说这个的时候嘴角看起来是在苦笑,可是他的眼里满满都是羡慕。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真好。”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

  “不用了。至少我不用像Scott那样每一天都在担惊受怕。”

  “很快了,Charles,很快。我就能回去了。”

  “去哪儿?”

  “去任何一个有你的地方。”

  Charles沉默了一段时间,似乎是在考虑这段话的实用性。“你接下打算做什么,干坐在这里不是你的作风。”

  “打电话给Logan,我有事和他说。”Erik轻盈一甩腿从床上下来拿起床头上Charles准备好了的衣服,“坐以待毙的时候过去了,我们要反击。主心骨死了,周围的杂肉总得有人去剔剔。”

  “喂Logan,拿着我的拐杖,蓝色那根。其余的都准备好,来伦敦找我。”

  “他在哪?你们不在一起?”

  “要是有Logan这一把手,我们能把他们打的他们妈都不认识。他也在英国,但不在伦敦。”

  “好吧。现在就只是要等着他?”

  “不。Charles,我饿了。”

  “OKOK,等一会我给你做饭。”

  Logan来了的时候两人已经吃完饭一起窝在沙发上聊天,Charles感觉就像自己回到了大学的时候,和Erik亲密无间的那一段时间。当他看到从后院翻进来的Logan,他意思到无论在现在还是那时,Erik都是要和Logan一起离开的。

  “你们就这么悠闲?枉我赶路那么久连午饭都没有吃。”

  “出去买着吃,没有剩的。”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混蛋Erik。”

  “我说过。还有Logan,厨房里又给你留着的,是Erik要求的,别太感动。”

  “你们一个两个都是那个德行。”Logan说着把手里的大手提箱拖到Erik脚边,自己跑到厨房找吃的去了。

  箱子里不只有拐杖,还有传说中的危险风衣,一副墨镜,一个大礼帽,一双长筒皮靴,一条黑色裤子。

  “说真的Erik,这一身打扮不觉得是黑帮成员就有鬼了。”

  “就是因为这样才更容易辨别身份。看到这个装扮基本上警察不会来找你,内部都有我们的人员。”

  最开始穿着的属于Charles的T恤不用换。Erik脱下身上的短裤,正要穿上黑裤的时候,Charles喊住了他。

  Charles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生气还是伤心,仅仅一年的时间,Erik背上的大小伤口已经让他的心紧紧揪成一团,现在连腿上都有伤痕,刀痕很少,几乎全是弹孔留下的痕迹。

  “别担心Charles,早晚都会消失的。”

  “你根本不懂。”

  “不懂你们啪啪啪的时候Charles会看见这个有多么伤心吗?”

  “Logan!”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喊出来,Charles的脸通红连耳朵都要有泛红的迹象,Erik也微微红了脸,他趁机穿上裤子套上风衣,不再给Charles看到的机会。

  “Erik你什么都没和他说吗?这么磨叽什么时候才能像我和Scott一样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谈个恋爱啊。”

  “你有什么瞒着我的吗,Erik?实话实说。”

  “……没有。”Erik匆忙拿起拐杖来,似乎是要检查它好不好用。

  “你没有我有,Charles又不介意我说。Charles你的每一次讲座Erik都会跟着去这我和你说过对吧?”Charles拉住了作势要和Logan打一架的Erik,要是真打起来Erik这个病号没有赢得几率,“其实他来的时候并不是那么轻松,你想想,老大出去那么多次就为了看讲座,那些人有很多连学都没有上过这种事情他们能不在意吗?于是Erik每次回来为了抚慰民心,只好去做最危险的任务,这些伤基本上都是这么来的。今天也是,没想到和我们一伙的人居然想策划袭击Erik,把他从老大位子上挤下来。”

  Charles愧疚的看看Erik,就像在说你这些伤都是我害的一样。Erik最受不了这个,他扔下拐杖,轻轻给了Charles一个拥抱,安慰他说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自愿的。

  “我和Erik早计划好了,把剩下那几个余孽铲除了,我们就金盆洗手不干了。是吧,Erik?”

  “恩。”

  “还有更多精彩的爆料呢,Charles!还记得那天我和你说的‘Always’吗?我的意思不仅仅是Erik一直追随着你,还有在大学的时候,他不是打架斗殴进过很多次学生会吗?那些人都是和Erik无缘无故,那么为什么他要打人呢?”

  “为了我。”

  一旁的Erik已经没有脸看Charles了,他把自己的脸埋到沙发扶手里面。讲真,要是有个洞,Erik二话不说就钻进去了。

  “没错,不仅是除去你的这种麻烦,还有其他的‘麻烦’。Erik找到了所以给你写情书希望有进一步发展的姑娘们,威胁她们要是再找Charles他就找他们麻烦。哦你放心,那些姑娘们没有收到伤害,因为Erik好心当起月老给她们推荐别的单身男生,撮合成了好几对呢。”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Logan已经和Scott略微有了朝着现在这个关系发展的趋势,还给别人推荐了Scott。后来我们就打了一架。”终于肯面对现实的Erik直起腰来,刚刚那个动作使他的伤口如火烧般疼痛,他别扭的把手伸到背后,轻轻揉伤口。

  Charles看见,把手伸到他后面,替他揉着。“你就不解释一下这件事情吗?”

  “完全不需要,你们对对方的感情谁都看在眼里,心里都明白着呢。好了,Erik给Charles一个离别吻我们就走了,还有大事等着我们干呢。”

  已经装备完毕要走的Erik转过身子去,在Charles的左脸上吻了一下。

  “瞄准中间啊Erik!别怂啊Erik!”

  “闭嘴吧Logan,你不说话每人当你哑巴。”Erik一脸不爽的转过来,就差给Logan竖个中指了。

  Charles伸手捋了捋Erik的头发,又替他整理整理墨镜,最后含笑说了一句:“右脸呢?”

  “Charles……”Erik捂住已经通红的脸,受不了但又有点享受地又在他右脸轻吻了一下。如果不管背后的Logan在喊“别眼瞎脑残了Erik!中间啊中间啊!”

  “够了Logan,我们从后院出去。”Erik没再多说些什么,直接甩着拐杖翻过凉台的栏杆。

  “动作弧度那么大小心扯着伤口了!”Logan冲着Erik方向大吼一声,回头又对Charles说了一句“那个行李箱拜托你了”就跟着Erik翻了出去。

  自从那天Charles终于见到了黑帮老大版本的Erik之后,两人的交往和大学时代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Erik还是那身来头不善的打扮,在某个星期一突袭了Charles工作的学校。

  在门口被堵了一会儿的Erik终于通过联系Charles进了这个校园的大门。Charles接管后对它的改动几乎算是没有,只有该美丽的地方更美丽原本不美丽的地方美丽了起来这种矫情的说法。原本对Erik意义非凡的校园又添上了Charles的气息,这让他怎么舍得离开这里,怎么不对这里魂思梦扰。

  顺着记忆找到了去了无数次的校长室,推开门里面坐着的人果然是Charles。对方似乎还没有从手里那本书抽出神来,对着Erik摆摆手让他坐到右边的沙发上。

  过了五分钟,Erik沉不住气了,他用略带生气的声音对前面认真阅读的人说:“我辛辛苦苦大老远来,就是为了看你读书的吗?”

  “你知道这是什么书吗?”还没有把头抬起来。

  “不知道。”宝宝有情绪了不开心,我的拐杖呢?我要出去找Logan开心开心。

  “这是那天我照顾你的时候看的书。因为照顾你我落下了好几页,怪谁?”继续低着头。

  “……你可以抽别的时间看嘛。我们见面的时间那么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以后经常来这里,甚至住几天。”

  “……”

  “那个大行李箱是怎么回事你不打算解释解释?我已经有一个了上次Logan留下的我觉得我不缺那玩意了。”

  “……好吧。但是今天就这么几小时,这个是给‘以后’用的。”

  “你‘以后’要住就住……”

  Charles的说话声被焦急推开门的Scott打断:“教授,我听学生说Erik来了?Logan有没有跟着他?”

  “嗨小屁孩。Logan大概在你的办公室里,小心点,我这次可不知道他有没有放下那些枪和刀。”

  二话不说的Scott转身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跑,留下校长室的门还没有关。Erik刚刚站起来打算去关住,就听见走廊有人急急忙忙的跑步声。

  Hank跑进校长室来,大力一拍那个开了一半的门,“教授?刚刚学生说有个可疑人……”

  对Hank来说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一抬头看见压制了自己三年的人终于离开后再次回来还带着一个行李箱。Charles笑着对Hank说:“这个是Erik,打扮太严实了可能不好认。”

  “谢谢教授,我认出来了。呃,没事了,你们忙。”顺手就把门关上了的Hank尴尬的想的自己怎么会猜不出来?Erik当年离开的那么惊天动地回来的时候怎么可能不会一样?这么说Logan也回来了,去找Scott了吧……Erik居然还带着行李箱!他是打算住这里了吗?对学生不好啊!

  另一边,Scott终于跑到了自己办公室的门口,怀着忐忑的心情,他缓缓推开了那扇大门。

  “哟瘦子,好久不见。”

  “你要是从我桌子上滚下来的话我们还能愉快的聊聊天叙叙旧。”

  果然要好好煽情见面一把时间还要长一点啊,这不,才隔了三个月Scott就嫌弃我了。

  不过那个伟大梦想Logan是没有机会实现了。因为Erik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往学校跑,同样也乐在其中的Logan自然也是要跟着他一起去的。他都快要和门卫称兄道弟了,自己的衣服快要霸占Scott衣柜的全部地方了,Charles就快要让Erik和自己住一个屋子的时候,Logan突然想起来Erik这个人不能对他抱有太大希望。

三.

  Logan和Erik已经有八个月不来了。

  守在学校里的两个人都非常担心,尤其是Scott,离和Logan约定每年见一面的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月了,Scott每天去上课都心不在焉,Charles不得不抽出空来给他做疏导。对方也表示自己明白Logan做的事情是多么危险,但是他心里那块大石头就是放不下。

  真的到了那一天,Scott又开始拒绝出去,Charles知道他内心的煎熬,只派了一个老师看着他,也没有去劝他。直到门卫打电话来说门口来了两个奇怪的孩子叫做Peter和Warren的时候,Charles几乎是跑着去找的Scott。

  “Scott?!有人来了,是和Logan在一起工作的。”

  两人飞奔着跑到了门口,那里站着两个孩子可能还只是读大学的年纪,就已经和Erik那些人在一起做那种危险工作了。

  “你们是Peter和Warren?Erik和Logan怎么没来?你们进来说话。”

  “教授,Summer先生,是Erik让我们来的。主要是和你们解释当前我们那里的局势,还有他们两个不回来了,可以让我们去屋子里说吗?一时半会我们是不会离开的。”银头发那个孩子语速特别快的说了一大堆,那边金色头发略矮的男孩打量着学院,眼里是掩盖不住的憧憬。

  “跟我走吧。”Charles领着他们到了校长室,同时在路上捕获了一只半夜不睡觉出来看热闹的Kurt,吩咐了他去喊过Hank来顺便准备一壶茶。

  Hank来的时候几个人刚刚谈完,他眼睁睁看着已经又累又困像虚脱了的Scott扶着门板出去,还有里面坐着的Charles,他从来没有见过表情那么严肃的Charles,把手搭在下巴下面,紧紧皱起了眉头,旁边两个陌生的孩子也一脸担心与不安。

  “到底出什么事了?Kurt,你出去。”Hank把Kurt弄出去后,关上门并且锁上了锁防止别人进来,“现在,谁可以说了吗?”

  “Hank,其实你不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Erik在的那个黑帮闹内战了,新势力与旧势力冲突起来,Erik断了一根腿,好的几率还不知道有多少,Logan直接失踪了。这两个孩子是和他们在一起的,Erik把他们两个交到我这里来是想让我保护他们。看起来,很快我们就知道结局了。”

  “……为什么?”

  “Erik在疏散势力,说不定不出两个月,我们就能知道结局了。只是Logan……不知道他和Scott能不能度过这一劫。就拜托你照顾这两个孩子了。”

  “恩,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们的。”

  “谢谢Hank。”

  处在一种无知状态下的Charles和Scott硬生生熬过了两个月,期间Kurt和Warren、Peter的关系突飞猛进,三个孩子简直要称霸学校,Peter、Warren不愧是黑帮出身的人,Peter已经是学校公认跑步最快的人了,Warren则是以百发百中的飞镖好手赢得了少女的芳心。

  两个孩子的转变没有影响到Scott,他已经出了上课很久不离开自己办公室了,Charles也没有怪罪他,因为他知道看本书已经分神无数次的自己没有权利去说别人。那本Erik抱怨过的书被他高高摆起,要是Erik回不来了……Charles可能永远不会再去碰它一次了。Charles拒绝了所有邀请他出去讲座的邀请,Scott也拒绝了任何人进他的办公室,有事全部电话联系,他们两个人拒绝了所有可能扯到自己伤口的行动,把自己关在封闭的龟壳里。

  学校里其他老师隐隐约约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Hank提醒过他们,要是有事找自己,不要去麻烦Charles。

  真正把Charles和Scott从屋子里逼出来的还是那两个孩子。根据Hank所说他们三个每天都会定点打一个电话,Kurt表示那两人出来没有和他说过这个事情,而且每次都没有人接,他们会一直坚持到女声提醒后才挂电话。

  “这次有什么异常吗?”

  “这次……有人接起来了。Warren激动的手抖连电话都没拿住,Peter接过来说了一大堆,对方回复了寥寥数语,然后就没了。”

  “说了什么?”

  “没有……我当时都在看Warren了,Peter语速太快对面那个人声音太小,什么都没听见。”

  “他们什么时候不见的?”

  “午饭我们是一起吃的,他们第一节课和我不在一起,下课我去找他们就不见了。”

  “他们第一节课是谁教的?”

  “教授,是我。”一直站在Kurt后面的Hank说话了,“第一节课我教的,他们两个没去。”

  “他们从哪出去的知道了吗?”

  “不知道,门卫说下午没有人员进出。”

  “他们没有地方去,只有一个可能。Scott来了吗?”

  “来了,在这。”依着门框的Scott看起来精力十足,让人的担心少了很多。

  “我们谈谈。其他人都出去吧,有什么消息再和我说,尽量查出他们从哪离开的或者那个电话是打向哪里的。”

  “教授……”

  “不难猜我想你也知道了是打给谁的,不是Erik就是Logan。很快了,Scott,不出几天那些孩子就会回来,跟着的……就是他们了。”

  “哼,真希望不是‘他’。”

  “好了Scott,现在该打起精神努力工作了,你可不想那两个家伙一回来就看到我们两个萎靡不振的样子吧?”

  “我知道了。再见教授,您也早点休息。”

  “再见。”

  不出所料,孩子们第二天接着回来了。

  还带回来了两个人。便服的Erik看起来没有锐利的锋芒,左腿有很明显的瘸,现在那个拐杖倒是发挥了真正作用。Logan看出来真正比以前帅了不少,而是神态气色都比Erik好了不知到哪去了。Peter和Warren叽叽喳喳在后面和他们说着话,Peter还不忘到Erik旁边扶着他,对方身上可以说是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就只有那张脸了,还好还有那张脸。

  Scott什么也没说就跑过去和Logan来了一个深吻,自知没趣的孩子们也离开了。Erik一瘸一拐打算朝着Charles走来,对方先他一步跑过去抱住了他。

  “想我了Charles?”

  听着魂牵梦绕的人在自己耳边微弱又性感的声音,Charles差一点就把持不住,念在Erik深受重伤还没好,只是给了他一个吻,对方也热烈的回应着。要是屏蔽了背后Logan和Scott的口哨声就完美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四.

  所有学生都知道自己有了一个新历史老师还经常调戏自己的旧历史老师,经常带着伤痕来上课的时候另一个老师请假休息。

  还有一个新物理老师,和副校长Charles先生的关系非比寻常。他的腿据说不好,但走的跑的比谁都快。只有在Charles来了或者阴天下雨的时候才可以看出来有点跛,那个时候的拐杖是用来拄着的,其他时候嘛……根本就是用来打我们的啊!

  Warren和Kurt,他们不只是和Peter组成了铁三角,还发展出超出革命性的感情。具体证据是Peter这个小子最近闲了不少开始偷别人零食吃了。

  没有人管嘛!还有没有王法啦!

END

港真,我超级爱END这几个字母。

附上黑帮Erik图http://www.duitang.com/blog/?id=608016590&src=sinadt

评论 ( 10 )
热度 ( 132 )

© 肯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