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中。

【EC】烟 (下)

没什么要说的,cp看tag。

以下,比心💗💗💗

————————————————

到Charles家已经是黄昏六点的时候了,在此之前,Erik一直在补眠。庄园的大门早已经为他打开,怀着自豪的小心情,Erik迈着轻松的步伐踏进了小径。

  就连大门都没有锁,入目就是一个岔路口,直冲着的是一个大楼梯,延伸到落地窗后左右个分了两条长长的小楼梯通往不同的走廊。岔路口右边还有楼通往地下,灯火通明,映照出浪漫的气氛。左边直道一条走廊,挂满了许多油画,尽头是一幅巨大的人物相。这一切都让Erik想起了一起看过的《哈利波特》。

  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是从田园那边一个小门进的,现在从正路进反而不知道哪是哪了。迫于无奈Erik只好掏出手机给Charles打了个电话。

  好听的声音不仅仅从手机传出来,还从别墅二楼里传出在空旷的大厅里产生回音。

  不一会儿,Charles就从楼上下来。蓬乱的头发和不检点的衣服证实了这个人刚刚还在睡觉,并且对打断他这件事表示不满。

  “你要是困,我今天就先走了?”

  一把抓住前面并没有自己所说那个意愿的人,Charles用另一只手揉揉眼睛捋捋毛,开口的声音模糊不清像是刚刚偷糖吃的小孩一样,“也不知道是谁害的。你要是走就把明天后天大后天等等的分量都带着,以后就被来了。”

  “我开玩笑的,Charles。要是都给了我一天就可以全抽出来还要不要戒烟了?”

  “抽死你。”

  莫名得了诅咒的人没有沮丧,快快乐乐地跟着Charles穿过像迷宫一样的各个走廊。最后到了一个像厨房一样的地方,不同的是墙上挂满了小布兜里面装着很多种植物,另一面墙则被一个个柜子挡的严严实实。

  Charles走到一个偏下的柜子面前,拉开里面摆着样子一模一样的烟花七八只。

  “拿一只,尝尝。都一个样的。”

  本着好看的态度Erik挑了第一只,借了Charles一个火,这家伙居然还用火柴!吸进去的第一口,Erik就被呛了一下。

  “这里面……咳,你放了什么花?香气那么浓,女士都受不了的吧?”

  “用来泡茶的茉莉。”

  “那应该是用来泡茶,香气不浓泡不出味道。你用来制烟怎么说淡一点别盖住烟草的味道也行,这样完全就没有烟的本质了。”

  “那我应该换一换花?”

  “我觉得不加花更好。”

  “你那天抽的那只加了玫瑰。很少。”

  “……少加点,试试。”

  “那你接着试试昨天给你准备的。”说着,Charles又抽出来了一柜子。

  点上,Erik吸了一口。说道:“这和某某牌子的烟有什么区别?”

  “……我也是这么觉得。我用的芯比他们多几样,但是没有效果。”

  “这个就是加的太少了。”嫌弃归嫌弃,正在戒烟的Erik还是把那支烟抽干净了。

  自从上次Charles那几个失败品之后,Erik品尝到了都是他从来没有尝试过的各种各样的烟,每一个味道都独一无二。对此Charles很开心,还无偿送给Erik好几盒子烟,都是曾经Erik很喜欢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一天,Erik在工作中突然接到了Charles的电话。平时对方都不在自己工作的时候打电话,今天可能有特殊情况。他放下手里资料,对着外面客厅的Peter吼了一嗓子让他把电视声音弄小点。

  “Erik?我上次给你的那些烟都在你那里吗?”

  “在啊。”

  “没有送人什么的?”

  “没有,全在家里保存着。”

  “……这样啊。”

  “出什么事了?”

  “……黑市最近传出了大量X烟,价格都很低廉。导致我们这里一直没有生意……我一直在查是从哪里流出货物去的。”

  “你怀疑我。”

  “……对不起,Erik。最近没有多少烟大量被人收购……所以……”

  “所以你觉得可能是我干的?是我为了利益背叛我们的情谊卖出去了?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Erik,我……”

  “你不用解释了。Peter曾经说过早晚我会被自己的性格害的孤身一人,我现在是信了,因为连你也是这么觉得!顺便祝你早日查出真凶。”

  “Erik!”一阵忙音嘟嘟响起,对方已经挂了电话。Charles知道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而且很有可能没有办法挽回。他把手机往地摊上一扔,颓废的倒向床,借着被子挡住窗帘漏过的光。

  另一边,Erik挂了电话之后,心里的怒火被后来紧跟而上的悲伤掩盖。这并不怪Charles,是我自己做事让他怀疑,这明明是我自己自作自受,害的他怀疑我。接着,Erik恢复斗志,他拿起钱包、手机,跟沙发上看电视的Peter说了一句“我过会回来”就前往最近的一个黑市。

  待了没多久,Erik就从里面出来了。如果无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面的伤口的话,这就是一次成功的调查,至少咱知道了谁干的不就好了吗。幸亏和Peter那小兔崽子打架抢东西吃练出来了。

  回去Peter就嘀咕着Erik,导致摊在沙发上享受Wanda上药的Erik差一点就起来和他打一架。

  “Daddy你骨头都硬了还出去打架!别人家的事你管啥,闹出个事情来怎么办?你还嫌弃我……”

  “Charles家的事情就是我们家的事情。”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说?”

  “这件事之后,大概没有机会了。”

  “Dad!就那么点事,你怂什么?你把这件事的真相和他说了,和好不就完事了?然后再告白,一石二鸟,一点能成!”

  “你看不出我在Charles眼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就是最开始我和他交朋友时候你认为我的样子。都这样了,还告什么白?”

  “……我的错?”

  “是。所以这件事情就拜托你和Charles说了。”

  “知道了。”

  “Wanda?WandaWanda?Wan……”

  “你干什么?”一旁忍无可忍的姐姐捂住了自家弟弟一刻不停歇的嘴巴,不只是说话 ,还有吃。

  “我应该怎么和Charles说我爸这件蠢事呢?”

  “实话实说。”

  “啊?”

  “Erik今天一天干了什么都说。”

  “哦……”

  “喂?你好,我是Charles。”

  “Charles你好!我是Peter,Erik的儿子!”

  “哦,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呃……我爸今天八点起的床八点半吃了早餐然后一直在工作中午十二点吃了午餐午睡一个小时外面散步一个小……”

  “Peter,我并不想知道你爸今天干了什么。像个跟踪狂一样。”

  “……说正题。我爸接了您的电话之后,”Charles心脏一揪,终于说道这个了吗,“去了黑市一趟。”啥?“和人打了一驾。”

  “他没事吧?”

  “我爸好着呢。他没被白打,他找到了是谁在贩卖您的烟了,是您一个叫XXX X的老客户,他从您手里购买后,攒到一定数量大量在黑市低价出售。”

  “真的是那个人……你爸有证据吗?”

  “……”Peter转头看向一直呆在自己旁边默不作声的Erik,对方撇了他一眼貌似在说怎么可能没有。“我爸说有。”

  “我知道了。证据发给我,我找人解决就行了。……你爸在你旁边?”

  Peter征求了Erik的意见,对方点头后他和Charles说:“是的。”

  “那我现在过去可以吗?”

  这次没问。“好啊欢迎欢迎!”

  可能是怕Peter反悔,Charles说完再见就接着挂了电话。他打算带着几盒烟给Erik登门道歉。

  “你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

  “可是,Dad!我得为你的未来着想啊,这次Charles来了,您可说啥都得表明心意,不然我帮您?”

  “这点小事我自己就行。”

  “这点小事您拖拉了多久了?”

  “你说啥?”

  “没没没,爸你挡着我看电视了。”

  “看什么电视?给Charles准备拖鞋茶水什么的!”

  “客房收不收拾?”

  “……不用。”

  “……”

  “想哪去了?!Charles不一定留宿!”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心里憋屈的Peter小天使默默吐槽着。

  准备完毕欢天喜地准备重新看电视的Peter被敲门声打断,满腹抱怨的他打开门,门后面站着的书自己的姐姐,还有一个男人。Peter悄悄给他姐姐打眼色“这是你男朋友?”

  对方翻个白眼回复道“咱爸的。”

  Charles一进门,Erik正好从厨房出来。两人面面相觑气氛尴尬到了极点。还是Peter站出来缓解了一下气氛,他把两人推向了Erik的卧室,关上门给他们留了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说话场地。

  另外,Wanda顺手把趴在门上偷听的Peter拖到了厨房,接着做Erik没做完的饭。

  “……Erik。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怀疑你。”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有问题你才怀疑我。我没有给你信任感。”

  “你很好!是我自己疑神疑鬼,我太紧张了,要是自己把父亲传下来的产业弄坏了,我父亲那个人绝对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把我掐死的。”

  “……”

  “……对不起,真的。”

  “我原谅你了,”Erik起身抱住面前的人,“在这么下去你就要哭了。”

  “胡说。”怀里的人因为眼睛泛出泪水,说话带上来喃喃的鼻音。

  Erik忍不住在Charles头发上落下一吻,对方柔软的发丝撩的他心痒痒。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Erik瞬间僵住。

  “恩……那个……你听我解释……”支支吾吾准备解释的Erik把Charles推开,对方顺势抬起了头。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说的?Erik,就有人说过你怂吗?”Charles一仰头吻上Erik的嘴巴,舌头轻轻舔了对方的嘴唇一下。当场Erik差一点就把持不住,舌头欲要还击。

  但还是差一点。看了好久戏的Peter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锅铲围着围巾,故意打断了两个人,“我说过。”

  Charles一下子脸红到脖子,Erik到是不在意被看见,而是在意这个兔崽子打断了自己。

  “Daddy,姐姐有朋友来咱家,正好趁今天人多我也把我那个法国朋友喊来了。”

  “Wanda的……”

  “男朋友。”

  “你的……”

  “爸你别激动我就说。”

  “好。”

  “男朋友。”

  “……”

  “哎哎哎爸说好的别激动呢!别动手啊!大不了我不叫他来了!哎不来也不行爸你怎么那么任性!Wanda救我啊!Charles救我啊!”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趁势逃出他爸魔掌的Peter赶过去开门。

  “Peter,晚上好。”手里提溜这许多东西的Remy看见开门是自己的小天使就给了他一个额头吻。可怜没看见跟在Peter后面的Erik。

  “就你抢走了我养了十几年的娃?”

  “……是。”

  “哎哎哎爸住手!别打Remy了!啊啊啊Charles管管我爹啊!”

  来拜访的还有Vision,被一家子人吓呆了以后被Wanda领了进去,牵小手的那种。




END

Charles当然留宿在Erik的卧室里了。

至于其他那两个大男人,在各自恋人的房间里打了地铺。

客房哭着要关爱。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肯斯 | Powered by LOFTER